原文是2016年3月10日發在FB的網誌,但FB把這功能砍了剩下貼文,加上最近又有些針對比賽的討論所以轉過來這裡。

— — —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2600
上面連結是去年的舊文重貼。以下純為本人今年依既有資料及印象推測,歡迎指教。

靠北管樂遇到比賽一靠北場地,二靠北分數大放送,三靠北評審不公平。

關於這三大靠北點先講結論:

一、比賽的場地或是制度只要還是給「現在」的藝術教育館辦,不要想他會變好,特別是北區。

二、靠北分數大放送不如想想為什麼評審分數會大放送,評審錯了嗎。

三、我個人不相信評審會收賄,這是很嚴重的指控,小屁孩不要以為匿名靠北就沒事,IP還是會記錄的啊。到底演得好不好錄影拿出來一放就知道了。問題是這種事情主辦單位不做,只好大家自己想辦法。

先講第一個結論。

簡單的來說會辦成這樣的原因第一個就是沒錢,第二個就是全部的比賽擠在一起檔期難喬,第三個就是負責的藝教館沒人(參考年度預算總說明裡面的編制,藝教館編制28人,13個正職,約聘雇11人)沒錢(總預算6000多萬做全國的學校藝術教育推廣,業務請參考網站)也沒有行政資源。去年的文章就寫了。

打開賽程表大家就會看到台北市的慘狀:大安高工跟天母國中活動中心包辦所有人數比較多的團體組場地。跟中南部相比,中部今年主辦的南投縣適用草屯商工大表演廳,南部主辦的嘉義縣用的是表演藝術中心。

賽程表告訴我們,音樂比賽團體組大大小小總共142場次的演出,北區就佔了一半。要讓所有的參賽團體演完,整個時程北中南都就差不多,需要約半個月的時間。

再來,音樂比賽規定的團體組上限是80人,可以塞下這個人數加上樂器,又有相對理想音響效果的場地,在台北其實不是很多,不外乎中山堂、城市舞台、親子劇場、國家音樂廳等。要這些場地排出半個月的時間專門給音樂比賽用,不是不行,但是這就牽涉到行政程序的問題。

有在申請場地的朋友大概都知道這些場地的「盛況」。新舞台關門之後可以用的地方就更少了;再來,如果要用這些場地一年半載前就要申請。台北市夠格的表演場地可以空出半個月的檔期給音樂比賽用嗎?行政單位可以一年半載前就開始跑流程送公文編預算嗎?你說公部門一紙命令就可以搞定,假如你是演出團體,你花了一年半載跑流程申請場地你接受比賽臨時給你橋檔期嗎。所以為什麼比賽都找學校,因為對主辦的教育單位來說高中職以下的學校最好橋。

再來第二個是經費。就算同樣是政府機關,用場地也還是要編預算繳錢的。從音樂比賽實施要點來看,決賽的主辦單位是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而決賽的經費是由主辦單位編列預算支應。假定主辦單位成功的借到城市舞台給比賽用,從網站上的收費標準,一個白天全部演出含鋼琴就是57,000,半個月下來就是855,000。大安高工多少錢?免費。

這個數字只是北區團體組,還沒有計入需要支出的樂器租借、評審、人事、便當、獎狀獎牌等行政費用。另外比賽還有兩個區以及個人組。主辦的藝術教育館辦理表演藝術比賽的經費一年大約1600多萬,我是不清楚全國音樂比賽占多少比例,但是這一千多萬他們還要辦鄉土歌謠、舞蹈、偶戲等等,這些大大小小的比賽一樣會有場地等哩哩叩叩的開銷。

至於為什麼嘉義縣可以借到表演藝術中心呢,因為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的使用規範裡面就有說政府活動專案可以不用錢,台北市比較摳就沒有這種規定了(參考台北市藝文推廣處)。

現實就是辦比賽要錢,但是主辦單位沒有錢。

大家覺得日本比賽辦得很好很強大,那不是政府辦的,而是一般社團法人全國吹奏樂聯盟(跟朝日新聞社)辦的,而且參加比賽要繳錢。區賽開始就要繳錢,有算人頭( 栃木縣)的也有算團(例如新潟縣)的。日本一年參加比賽的10000多隊,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抓一下他們的比賽參賽費用收入是多少。然後各種DVD、門票(看比賽要錢)、樂譜等收入,日本是用這種辦法在維持比賽的品質。然後從全日本吹奏樂聯盟的年報來看,一年的支出換算成NT大概是6700萬左右。全日本吹奏樂聯盟的的工作就是辦比賽跟出版,可以想看看他們大概花多少錢在比賽上。

回來看看台灣的狀況。

要解決現在音樂比賽的慘況要處理幾個問題,第一個當然是錢。

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是隸屬教育部的四級機關(上面還有一個行政院)。預算是教育部編的,然後藝術教育館要跟他旁邊那一排很好很強大的博物館們搶經費。要藝教館編更多錢給音樂比賽很難,因為他們幾乎沒有能力去跟教育部裡面其他的單位搶預算。除非大家一層一層把壓力衝上去,甚至找立委,不過我看好像沒人這樣幹過。

或是大家願意繳錢來讓比賽辦得更好? 還是哪年來個報名不參加聯合抵制抗議之類的?

第二個是賽程。

現在音樂比賽會變成這個樣子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所有項目(團體個人中西樂)的比賽都擠在一起,如果硬要這樣搞就會變成整個比賽的時程會拉的很長,造成需要很多場地費以及很長的檔期。現在會全部的項目擠在一起比是因為比賽就是藝教館在辦。但是他們不只辦這個比賽,還有舞蹈鄉土歌謠偶戲跟各種視覺類的,為了減低行政的負擔就只好三月音樂比賽,五月舞蹈比賽這樣。

要解決這個問題,我想的到的最快的作法就是把單縣市輪辦改成鄰近縣市分擔,反正決賽主辦都是藝教館而且是分區,沒有音樂廳或商借上有困難的縣市的就去跟隔壁縣市借,把需要使用音樂廳的需求分擔掉。再逼教育部編給藝教館更多的人力跟預算來辦比賽,甚至把各項目提早包出去(有沒有團體有能力來辦以及那個採購法是另一個問題)。

這種規定都是寫在全國學生音樂比賽實施要點裡面。比賽的各種規定基本上都是照這個走。這個要點什麼時候修改? 音樂教學的專業跟家長團體的意見需求等等能不能進去比賽委員會(裡面有教育部、承辦縣市等單位)?能不能在實施要點裡面加上比賽設施的限制,有沒有可能收費來補?有沒有可能與時俱進增設組別(像日本的管樂小編制組、重奏組跟Ensemble組)? 比賽錄影的著作權怎麼談? 申訴規定有沒有不合理的?

不知道。

第三,行政面的問題。

其實就是前面兩個問題的加總。既有的狀況已經讓主辦單位變成能夠順利的把他辦完就好,其他都不重要。領隊會議年年開,有辦法解決前面的問題嗎? 兩三個禮拜前開領隊會議橋的到好場地空辦個月給音樂比賽用嗎? 承辦縣市年年換,每年就看到團隊要因應不同的場地跟可能變動的規定苦思應對辦法。場外可不可以調音? 有沒有大型樂器? 鋼琴反響版狀況怎麼樣? 比賽動線跟休息區怎麼調? 錄影錄音誰錄? 申訴怎麼辦?

音樂比賽要比的是音樂。但是正式坐上台之前,我們每年每年都在跟主辦單位討論這些看起來很「基本」的東西,避免我們的演出因為這些因素打折扣。而且,演完就沒事了。看看日本怎麼處理他們的比賽結果?

我們的演出水準或許拉起來了,但是音樂比賽,教育跟推廣不是只有靠演出而已。每一次的演出(含比賽)都是參與者的心血。不夠格的場地跟行政措施除了讓人覺得主辦單位對參加者的心血進行不合理對待之外,也讓人覺得國家對待文化藝術的發展居然只有這樣。

另外也不是一直在領隊會議反映或是靠北管樂甚至自己臉書發文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你不能期望藝術教育館或哪位教育部的高層看到臉書轉貼就會主動去解決這些問題,對藝教館來說他們真的是每年嘔心力血在既有的資源下把比賽辦起來,只是還停在辦起來的層次(KPI還是人次),另外就是看看藝術教育館在教育部裡面的層級。關心音樂發展的人(老師路人家長)願不願意聯合起來持續的去跟各路更高層政府機關溝(ㄕ)通(一ㄚ)表達意見,甚至自行整合相關資源發展或許才是關鍵,不然藝教館就是那隻沒草吃又要背一堆東西的先天不良馬,走得動就該偷笑了。

組織團體學日本自己辦或許是個辦法,不過台灣管樂協會好像消失很久了,久久一次的臺管盃也不是大家都參加,至於為什麼沒辦法像日本那樣弄我不清楚。但是音樂比賽辦了二三十年,是該來想想怎麼辦了。比賽應該要追求更親切有效率的推廣模式以及音樂上的精益求精,不是每年為了技術問題傷透腦筋。










蔡淳任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