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嘉義管樂節踩街爭議

今年難得看到管樂節出負面新聞,還短短的幾天連出兩則。繼票沒有賣好之後是踩街的團隊爭議。

先幫文化局緩個頰,把所謂的傳統或是民俗元素加進去管樂節的踩街其實不是個壞主意。一則管樂節的踩街找「非行進管樂」來共襄盛舉早就不是第一次,甚至創意踩街還出過最高15萬的獎金。二則這些帶傳統元素的團隊從數量上來看根本只是一點點。

今年參加踩街團隊總共48隊,所謂的「在地創意團隊」,也就是新聞裡面報的布袋戲八家將等,其實占比真的不高。比起非洲鼓團、 八家將、南北管,我其實更擔心長義閣出來遊行的效果。長義閣掌中劇團的布袋戲偶並不是像霹靂布袋戲那種尺寸,跟前後人擺出來就有巨大視覺跟聽覺效果的行進管樂比起來完全是弱勢,遊行的表演效果堪憂。只好相信團隊可以用創意克服這種困難。

但是不表示這種看起來臨時東拼西湊的節目策劃就可以被接受,特別是局長還提了「嚴格把關」。比如說開幕式的文宣是這樣寫:由西方代表的日本學校演奏管樂曲,然後由東方代表的如意振裕堂配合演出。

首先日本學校用西方代表這個詞就值得商榷。日本人的管樂發展在近百年的努力演變之下,許多音樂上的演繹早就與西方的管樂團有所差異,雖然用的都是西方來的管樂器沒錯,但是人家早就把西方來的管樂變成他們自己的東西了。

其次,才不是八家將的舞步配上管樂曲就是什麼多元族群共享跨國合作,或是什麼踩街加了傳統藝術團體就是在地特色。

這樣玩不是不行,但傳統的演出有相當的民俗成分跟環境條件,沒有認真的把精緻元素提煉出來,隨便亂合的話就只是噱頭,而且是人人可抄的那種。管樂是嘉義市的特色,但是這幾年桃園台南高雄都在發展類似的活動,台北市隨便一算演出數量都打爆嘉義市。特色到底在哪,別人也辦得到的可以叫做特色嗎?管樂節辦了27年對傳統民俗藝術還有管樂發展結合的認知只停留在這個層次 ?可以去看看嘉大音樂系去年閉幕式的製作做了什麼努力嗎?

第二個被批評的點就比較尷尬,是變換隊形晚會「嘉義市」的團隊過少,從往年的3隊變成1隊。

踩街、室外演出團體必須嚴格把關,才能確保演出水平在地團隊經過多年訓練……….應該有自信拿出更高水準引領風騷,不該用保護主義做思考,對議員各種意見表示尊重,也樂意傾聽、接納,明年將提早3個月策畫管樂夜,運用更多不一樣的行銷策略,重新形塑管樂新風貌。

我可以理解局長在提升演出水準跟保障在地團隊演出權利的兩難,但是如果要「嚴格把關」,最好一開始就得把標準跟遊戲規則講清楚。要知道管樂節一開始舉辦的用意,就是希望團隊有更多的演出機會,不少在地的團隊辛苦一整年,除了沒什麼觀眾的音樂比賽之外,能認真演一次全團的表演機會就是管樂節。然後一個「嚴格把關」下來,就只剩下國外團隊、嘉義縣市各一隊、台中一隊,剩下通通都是台北團。

管樂節在嘉義已經不只是個「活動」,而是個在歷年的文化政策加持下,已經演變成有地方特色認同感的節慶。這個認同感有相當的比例不是來自團隊的演出品質,而是市民自己的家人小孩朋友有個站上舞台參與盛會的機會。

而今年這個「嚴格把關」的結果,正好凸顯嘉義市發展管樂作為特色的結構困境-要認真比演出結果,很遺憾的還是大都市團隊優秀。嘉義市27年的經營並不是白費一場,至少在室內管樂的部分,漸漸地有越來越多的優秀團隊長出來。但是在行進管樂的部分,很遺憾的就是今天這個結果。

偏偏行進管樂的參與人數眾多,演出機會又少。今天局長既然有這個Guts說要「嚴格把關」,那麼接下來應該要問的是,文化局接下來在行進管樂這個領域,要怎麼精進團隊的演出品質(當然要發展這個東西是另外一個議題,比如說國小跟幼稚園學童的身體適不適合行進管樂這種高強度的活動)、同時確保社區的隊伍仍然有演出機會,維持社區的參與熱度。

這個問題不管局長會不會留任依舊適用。管樂節已經不只是個活動,而是個嘉義市民對它有認同感的象徵,怎麼在年度的活動之外讓管樂可以繼續在嘉義發展下去,而不是每年熱鬧一下完事,才是文化局要認真面對的事情。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