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學生音樂比賽2018

如果音樂比賽要進步的話,最少有三個方向可以討論:場地、評分標準、推廣。

一、場地

場地不專業已經被各類組抱怨已久,首先是非專業場地的音響很糟,舉凡體育館/體育場、學校禮堂、演講廳、階梯教室等,都是被拿來比賽過,但並不是為了音樂演出設計的場地;而有專業音響效果的音樂廳可能周邊空間沒有那麼多空間可以做為比賽的預備區使用,會有動線上的問題。

台灣並不是沒有專業的音樂廳,但是在現行決賽由同一縣市辦理的狀況下,承辦的縣市只能從自己行政區裡面的場地去協調長達半個月的團體組賽程,導致有的類組可以在音樂廳,有的只能在體育館。

在台灣地方文化基礎建設十分不均勻的狀況下,只要繼續採用這種同一個縣市承辦所有項目決賽的制度,就永遠會有團體類組被排到不適合音樂演出的場地。而且對場館來講,如何協調安排團體動線的經驗,也因為數年才要輪一次,導致辦理比賽的經驗無法累積,導致同樣的問題每年一再發生。

請藝術教育館負起統籌的責任,在同一個區內跨縣市協調適合音樂演出的比賽場地。或是檢討現行的比賽業務辦理方式,從長計議是不是要繼續維持這種所有的音樂比賽擠在三月~四月辦理的狀況。

二、評分標準

每年評分都有機會被丟上靠北管樂,大概是說某評審原始分數怎麼打的這麼奇怪,特別高或特別低,或是評語寫得很奇怪;或是看到團隊為了最後平均起來的那0點幾分在網路上吵破頭。

檢討現行的計分以及等第制度,看是否要從計分表下手,從一些大家都同意的客觀標準開始,分別設計項目,再檢討要如何決定「分數」,以及是不是僅公告等第,不要公告原始分數。

三、推廣

(一)績優團隊統一錄音錄影後公開上網

現在的比賽參賽隊伍很難看完全部自己有參加的類組,大專組先不論,高中以下的類組多是上午比完下午回學校,難謂有「觀摩」的效果。遑論同一個項目的比賽還有國中小高中跟大專。雖然現在會邀請優勝隊伍舉行音樂會,但似乎不是所有的類組都有這種設計。

(二)善用指定曲培養年輕作曲人才

現行的指定曲選擇方法,是由電腦從「曲庫」裡面抽籤,然後再由人工確定這些曲子有沒有問題。但是電腦抽籤的結果很難預料,比如說某年所有的指定曲都超級難,或是超級長,或是已經絕版難以購買。

建議參考日本管樂比賽的作法,額外徵稿或比賽作為指定曲,同時為指定曲設定難度分級,不要分別為國中小、高中、大專分別設定指定曲。當今的管樂比賽,有許多國中小的程度遠勝於高中甚至大專組;現行的指定曲看似公平,但是對團隊來講,現在的指定曲抽選設計,可能會無法讓團隊完整表現其努力的成果。如果因為曲子過難或編制過大,導致大家都只是在比誰吹錯的音比較少或誰的編制比較完整,那就失去比賽推廣音樂的目的。

另外,指定曲的購買是相當龐大的市場,因為每年都要比賽,對年輕的作曲家來說,如果自己的音樂可以被比賽使用,那麼後續的收入無疑對於年輕的作曲人才是種鼓勵。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