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樂」的管樂劇場:他拉喇叭團《蕭士塔高維奇與我-低音號謀殺案》

一場發生在音樂會現場的命案,揭開了
七個朋友間的秘密,兇手究竟是誰,需要你來解謎。
嘉義市國際管樂節首次亮相:一部融合即時投影、沉浸式手法、推理文本的管樂劇場作品。由衛武營戲劇顧問x二律悖反協作體導演x俄羅斯國家管樂團指揮x他拉喇叭團,攜手打造史上第一部推理管樂劇場。

「在他拉喇叭團,我們一起演奏、一起追夢、甚至一起生活,我們以為彼此如同家人一般。然而,每個人的心中,似乎都窩藏了屬於自己的秘密。原本我們將這些秘密隱藏在蕭士塔高維奇的音符裡,謹慎地守護著,但是謀殺案發生了,我們之中有人遭到殺害,為了找出兇手,這些秘密將一一公開。就算有誰不願意說出實話,我們也會一起解密,挖掘出旋律的真相。」

本節目是嘉義市國際管樂節第一部「管樂劇場」。由嘉義市政府委託,他拉喇叭團製作,加上衛武營的資源,以及各路戲劇界的技術與燈光好手打造出來的作品。

故事的流程簡單的來說是這樣:樂手們都在台上「演自己」,然後某場音樂會中擔任低音號手的王吉盛在台上逝世,於是已經在這個團合作一段時間的團員們開始懷疑彼此是謀殺王吉盛的兇手。

接下來的劇情就在這群音樂家們的生活場景與日常對話中展開。不同的場景各從一個團員的視角出發,在故事發生的同時,由該團員同時擔任旁白敘事,並推動劇情前進。場景包含偵訊室、排練室、游泳池、酒吧、電梯、車車過程,還有一個房間。

由於這齣戲可能會再演,人到底是誰殺的我就不在這邊暴雷了。而且人是誰殺的其實也不重要,劇情的重點是一個人的死亡,如何讓原本應該要有一定感情的團隊彼此猜忌,還有呈現大家平常沒對別人當面講出來的真心話。

個人身為一個音樂會比戲劇看得更多的人,這部戲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演出的舞台設計跟投影的運用。那幾片構成空間的牆壁居然可以如此萬用,加上燈光跟一些小道具馬上改變空間的氛圍。另外有一幕設定在車子裡面發生的的對話,「車」,還有投影呈現的畫面也把劇情想表達的尷尬分為呈現得相當好。觀眾不只是單純從第四面牆看進去,在舞台上還多一個影像可以讓觀眾同時從別的角度,看劇情過程與發展。大概就是在電視上看偵探劇可以分割畫面兩邊同時進行那種感覺。

而音樂家呢,就在台上安心的「做自己」。這個做自己並不只是把本名拿來當角色名而已。而是對話的方式跟內容,大概就是我略知,音樂圈子平時聊八卦的那種聊法。雖然口條跟某些場景可以營造的氣氛或張力還有改善的空間,但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樂團背景,反而覺得整齣戲多了一份親切感。

但「管樂」的部分就沒那麼讓人滿意了。

整場看下來,「管樂」在這部戲裡面的大概可以指涉幾件事或幾個對象:
1. 管樂演奏者兼演員,
2. 劇情設定在一個管樂重奏團
3. 演奏家在特定的場景會有小樂段的演奏或重奏

而且器樂演奏的部分相較於上一部作品《國王的人馬》來說比例上少非常多。也沒有像《國王的人馬》一樣把一些劇情的梗藏在演奏的片段裡面。大概就是團員個人的心態表現,加上過場的音效。用比較白話的說法,就是個自帶BGM的演出。

我不確定他拉喇叭團是怎麼定義「管樂劇場」,但至少就我看這部戲的經驗來講,演出者的音樂演奏及管樂演出的部分,如果以專業的演員、其他的表演手法跟錄製好的音效替代,對於觀眾的欣賞體驗或劇情理解其實不會差太多。更不要說標題的蕭士塔高維奇在劇情中只是個理念而已。也不是一定要走回國王的人馬那種方式,但對於「音樂,或管樂演出」在戲劇呈現中的形式、特殊性或守法,應該都還可以再想想。

這部戲如果放在台灣任何一個藝術節其實都沒問題,也沒必要去計較到底管樂劇場的管樂到底該長怎樣,何況戲劇跟音樂結合早就不是新鮮事。但嘉義市畢竟是「管樂節」,比起簡單講講的「創新」,更需要小心處理的是管樂演奏的內容或美學怎麼跟戲劇一起呈現,但這個作品最後很顯然的更偏向戲劇多一點。不過這也不只是他拉的問題就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